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|English
當前位置: 首頁  館內故事
  • 開放時間:

  • 開館:周二至周六
    9:00—16:00
    周四下午、周日、周一、法定節假日及寒暑假閉館

  • 參觀方式:

  • 憑有效證件登記后免費參觀

  •  參觀須知  地理交通

抗日英烈張正倫

任曉萍 陶丹梅

2005年10月18日,校博物館征集到一件74年前的珍貴文物:1931年,哈工大學生張正倫烈士和尚淑芳的結婚紀念照。這對英俊、美麗的新郎和新娘周圍的年輕人,大都是哈工大的學生。新郎的儐相則是他的同學、好友、臺灣原行政院院長孫運璇。這張照片是孫運璇來哈工大參加80周年校慶時,送給張正倫兒子張春生的。

在東北烈士紀念館的抗日英烈中,有一組哈工大烈士的照片,其中一位就是張正倫。張正倫生于1909年,山東黃縣人。1929年他20歲時考入哈工大預科,1932年升入本科電氣機械科,1936年畢業,1937年獲機械工程師學位。

上世紀30年代,哈工大地下黨支部反滿抗日活動非?;钴S。張正倫滿腔熱忱地投入抗日救國的活動中。他果敢直爽,見義勇為。在校期間,學生們辦了一份技術性雜志《電汽機》,這份雜志是當時哈工大學生團結合作、學術交流的陣地,孫運璇是總編之一,張正倫是這個雜志社的社員。這份雜志僅發行5期就被日本憲兵發現,并勒令限期到偽滿政府機關登記注冊,改用“康德”年號紀年,否則不許出刊。學生們寧肯暫時???,也不改用“康德”年號紀年,后來,這份雜志更了名。

張正倫的父親是哈爾濱一家酒精廠的會計,家中經濟還算寬裕。張正倫兄弟3人,他排行老二,父親最喜歡的是二兒子,他的愿望是把這個聰明的兒子培養成工程師,以便一家人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。 

張春生回憶:“聽母親說,父親愛與同學交往,心地善良,經常把爺爺給他的飯錢省下來給班級交不起學費的同學,有時他自己都不吃午飯,爺爺對他有些不滿,尤其是發現父親早出晚歸,秘密從事抗日救國活動,還罵過他,早晚得出事?!?/P>

1937年,張正倫的兒子張春生3歲,女兒7歲。那時他家住在南崗區馬家溝分部街75號。由于哈工大中共地下黨組織暴露,張正倫準備去延安。張春生隱約記得:“有一天,家里好像有什么事要發生,媽媽急忙領著姐姐和我去姥姥家,姥姥家離我們家不遠,都在同一條街上。我們來到一個半地下室,父親去送我們。那里有一個帶鐵柵欄的窗戶,只記得我從這個窗戶看著父親走遠了,這就是我與父親見的最后一面……”

張正倫1937年4月22日被捕,正在懷孕的妻子在這一天的日歷上畫了一個三角號。張春生說:“這頁日歷母親一直保留至今??上攵贻p的母親是在一天天數著日子盼父親歸來……母親和父親結婚時是女高學生,外祖父是搞建筑的自由職業者。那時,父親已是機械工程師,他的家境又比較好,但為了抗日救國,他不能為父母盡孝,并舍妻拋子,真是一點兒私心都沒有……”

張正倫被捕后,在監獄受盡酷刑,但堅貞不屈,仍鼓勵獄中其他志士進行反抗斗爭。在被捕3個月后的1937年7月27日,他就和哈工大中共地下黨員蘇丕承、共青團員王益升、青年學生胡振鐸、李廷魁等人一起被害于哈爾濱太平橋墓地。他們在刑場上高呼“中國共產黨萬歲!打倒日本帝國主義!”表現了抗日英雄的大無畏精神,張正倫犧牲時年僅28歲。他犧牲的兩個月后,他的小女兒出生了。

張春生說:“父親犧牲后,爺爺悄悄地把尸體裝進一個鐵皮包著的棺材,存在太平橋。當時爺爺沒有聲張,甚至也沒把這件事告訴母親。直到1945年光復,爺爺才告訴母親父親是被日本鬼子殺害的。不久,中共哈爾濱市委召開抗日殉難者遺屬慰問大會,當時馮仲云主席還在會上講了話。會后,發給家屬相當于當時200斤高粱米價值的撫恤金。那時我10歲,才知道我們是抗日烈士家屬。隨后,按市民政部的決定,把棺木遷往當時的烈士陵園(二火葬殯儀館)下葬?!?/P>

多年后,哈爾濱市決定撤消二火葬的烈士陵園,將遺骨火化,并遷往現在的哈爾濱烈士陵園。張春生說:“那時我才和母親一起打開棺木。此前母親一直懷疑棺內是否是父親,但當打開鐵皮棺木時,我們看到的父親只是一堆白骨,衣服已成了碎片,唯有那雙熟悉的靴子還能讓母親認出是丈夫穿過的,母親悲痛欲絕……那一幕讓我刻骨銘心。當時母親讓已經學醫的我看看父親的骨頭上有沒有傷,我檢驗之后,看到父親的頭骨上有一個洞,牙齒少了幾顆……后來,我們從父親的一個本夾子里發現了一張從哈爾濱去大連的火車票,也許他是要繞道去延安,但沒有走成……”

哈工大八十周年校慶時,孫運璇攜子女來參加校慶,他找到張正倫的兒子張春生,很感慨地把這張珍貴的照片交到他手里說:“這是你父親的結婚照,我是他的男儐相,女儐相在美國。你知道令堂的外號嗎?她叫話匣子。這張照片是我專門給你帶來的……”

如今這張照片上的哈工大老校友,大部分已作古,但他們的青春英姿卻永遠珍藏在母校博物館里。

陕西11选5开奖结果